凶楼完整版全文阅读 田志勇刘斌 大结局
凶楼完整版全文阅读 田志勇刘斌 大结局

凶楼

作者:地狱书生1号

主角:田志勇刘斌

分类:悬疑灵异

已完结 | 2021-02-22 14:51:37

微信阅读 下载阅读

独家小说《凶楼》由地狱书生1号所编写的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,主角田志勇刘斌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神秘的D栋,诡异的病人,邪恶的404病房......我是守夜人,为你揭露私立医院不为人知的一面!...

《凶楼》精彩内容

第10章黑暗中的脸

没有胖医生?

我急忙问,就是那个特别胖的啊,刚才还打了老爷子一巴掌呢?

医生们全都用怪异的眼神看向我。

“小田,你做事做傻了吧?我们当医生的,怎么可能敢打病患?哪怕是D栋的病患,不说当菩萨供起来,那也得小心翼翼,如履薄冰,更别提打。”其中一个医生不耐烦地说道。

他们不再理会,直接走了。

我站在原地,懵了。

脑袋一片空白......

为什么?

难道是我产生了幻觉?

刚才明明看到那个胖医生打了老爷子,而且我去质问他的时候,他的态度十分趾高气扬。

现在,所有人都说没看到?

一起耍我,还是真如那医生所说,我做事做傻了?

我揉了揉太阳穴,脚底莫名地感到一阵发寒。

这个D栋,真是充满了诡异。

......

来到外面透口气,我发现那对年轻男女还没走,似乎在那争吵什么,吵着吵着,男的突然就哭了,女的连忙安慰他。

“怎么了?”我走过去,好奇地问道。

“没......没事。”男的擦了把眼泪,挤出一丝笑容,“你是D栋的工作人员?”

“嗯,我是这里的守夜人。”

我和他们闲聊了一会儿,得知这两人是老爷子的儿子和儿媳妇,因为老爷子得了重病,在医院住了两个月,家里的那点钱几乎被医药费榨干,儿子没办法,准备卖房子,但媳妇坚决不肯,如果卖,就要跟他离婚,吵了一阵之后,丈夫妥协了,想到父亲以后悲惨的生活,忍不住哭了起来。

我心中黯然,并不责怪他妻子,因为老爷子的病就是个无底洞,花再多钱也不过只是延缓一段时间寿命,而带给年轻人的,则是倾家荡产。

事实上,医院每天都在发生这种事,每个病患家属都在做出抉择。

是倾尽一切,增加亲人活下去的概率,亦或是延长一点苟延残喘的时间,还是就此放弃,把亲人接回去,度过最后的时光。

恐怕,很多普通人都会选择后者。

D栋,就是为这些后者而存在的。

起码送到这里,多少有一些简单的医疗设备和药物,倒也勉强能活下去。

至于活多久,那就听天由命了。

......

晚上十点,我看了会电视,离开休息室巡逻。

D栋一共有五层,除了前四层是给病人住的,第五层据说是会议室,但很少有人来,而且门是锁着的,所以我不知道长啥样。

我在四层逛了一圈,准备回休息室的时候,403病房传来了叫骂声。

我走过去一看,原来是刚送来的那个老爷子,跟病人吵了起来。

大概了解了一下,几个人在争电视看。

老爷子要看抗日电视机《亮剑》,而403的其他病人都比较年轻,非要看最近热播的抄袭情景喜剧《浮夸公寓》,几个人一言不合,就吵了起来,老爷子脾气爆,就挡在电视机面前,怒气冲冲嚷嚷着“这电视老子非看不可,有种你们弄死我!”

这要换做外面,普通人还真虚了,但D栋是什么地方?

大家都是短命鬼,难道还怕你一个老头不成?

全都下床把老头围了起来,纷纷斥责,大有一言不合即将开打的架势。

我一看情况不对,连忙把老爷子往门口拉,说要找他谈谈心。

“谈个屁,你再拽我,信不信我抽你?”

老爷子翻了个白眼,生气地说道。

我连忙松开手,好声好气地笑,让他跟我出去一下,聊一聊。

老爷子哼了一声,跟我来到病房外。

不等我说话,老爷子倒是先开口了,说:“看你这年纪,应该还是学生吧?”

我忙点头说是,老爷子冷哼,说你年纪轻轻的,不在学校好好上课,非要跑到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当保安?真是一点出息都没有,你父母知道了会怎么想?

我眼神一沉,苦涩道:我爹死了,我妈病了,就在这个医院躺着呢。

老爷子一愣,显然有些惊讶,说:病得严重吗?

“只剩半条命了,你说严重吗?我来这上班,也是不得已,不瞒你说,医院给我开的价格高,甚至只要好好干下去,还能减免一点医药费,你说,我还有得选择吗?但凡能有一丝希望,我也不愿意放弃,更不愿意有一天我妈被送到D栋来,我......”

说到一半,见老爷子神色不对,忽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,连忙闭上了嘴巴。

老爷子并不责怪,反而拍了拍我的肩膀,叹气道:“好孩子,我错怪你了......唉,其实我也知道,家里那两个也是实在没办法,才把我送到这来......生气,不是对他们,是对自己,以前年轻的时候打小鬼子,身体那叫一个硬朗,现在呢,过去了这么多年,还以为自己年轻,听他们一口一个老头、老爷的叫着,还住了医院,不甘心,凭什么才八十岁,就成了老头呢?现在给我一把枪,老子依旧敢去前线打鬼子,与其死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,还不如死在战场。”

我听得想笑,都和平年代了,哪还有鬼子,不过心里也暗暗钦佩,原来这老爷子是一名抗日老战士。

这样的人,英雄了一辈子,疾病的打击,显然是巨大的。

在D栋混吃等死,更是一种说不出的折磨。

我忽然有些理解他了。

和老爷子闲扯了几句,让他多担待一下403的那几个病人,他们都是D栋的老病号了,脾气不太好......以后想看亮剑,可以来我休息室看。

老爷子很高兴,说成,找时间咱们喝酒。

我哭笑不得,心想都病成这样了,还喝酒?但这话我没说,毕竟老爷子这状态,能多活一天是一天,再不喝点酒,以后也没啥机会了。

告别老爷子后,我回去了休息室。

......

玩了会手机,不知不觉快两点了。

虽然没什么尿意,但就担心后半夜万一想上厕所怎么办。

看了眼对面床头一堆脉动,我心里烦躁,一不做二不休,拿一个大袋子,把脉动一股脑都装了进去,然后离开休息室,去外面找了个垃圾箱倒了。

这脉动一倒,心里有些空荡荡的,仿佛就此,和刘斌永别了一般。

看了眼时间,已经1点58分了。

我连忙抓紧时间,争分夺秒地跑到了一楼公共卫生间,解开裤子尿了一波,正尿到一半,忽然感觉后脑勺凉飕飕的,好像有人在后面吹气似的。

我打了个哆嗦,穿好裤子转身,猛然就对上了一张黑糊糊的脸!

那张脸也正望着我,头发凌乱,眼窝深陷,带着血丝。

我脑袋“嗡”地一下,仿佛被什么炸开了,惊恐万状地颤声叫道:

“刘......刘哥?”

《凶楼》相关文章

更多章节

地狱书生1号其他作品

猜你喜欢

最新资讯

更多

@2019 莫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