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民间风水集录》小说章节精彩阅读 多余任诗雨小说阅读
《民间风水集录》小说章节精彩阅读 多余任诗雨小说阅读

民间风水集录

作者:闲云野鸭

主角:多余任诗雨

分类:悬疑灵异

连载中 | 2021-02-19 16:36:20

微信阅读 下载阅读

新书推荐,《民间风水集录》由闲云野鸭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多余任诗雨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在我二十四岁生日的头一天,师父走了,他给我留下了一块玉佩。...

《民间风水集录》精彩内容

第一十二章最后一步

任诗雨说道:“我爸的天鸿地产和孙叔叔的大圣地产,就是京城最大的两个地产公司了,虽然互为竞争关系,但京城这么大,哪有一家就能做完的生意,所以他俩联手做大,让其他的地产公司无机可乘。”

我点了点头,商界的门道我不懂,听了任诗雨的话,我倒是有点佩服任天翔的头脑。

任诗雨想了想,“会不会是其他地产公司做的,我觉得不可能是孙叔叔,他赚的钱可不比我家少。”

我冷笑了一声,“那可不一定。”

任诗雨没明白:“为什么?”

我掏出糯米围着镇物的位置撒了一圈,指了指脚下的圈子。

“要是没猜错的话,这里应该是镇着一口五寸七分长的棺材,外面涂着一层血。这东西不光是可以破坏这块地皮的风水,更重要的是......”

我把糯米罐子收进包里,又拿朱砂在外面画了一个红圈。

“更重要的,是六合煞可以夺走你家的三世造化,目前的一点利益是小,这三世的富贵......嘿,谁不想要?”

任诗雨愣了愣:“孙叔叔怎么会知道我家能一直有钱,要是到我这一代就穷了呢?”

我挑了挑眉毛:“设局的人可能背后有高人指点,不然他根本不可能知道你家有三世富贵造化。”

任诗雨吃惊地瞪大了眼睛:“我家会富贵三代?不是吧,谁说的?”

我哼了一声:“以前的事你父母都没跟你说过吧,包括这个。”

我指了指她胸前的凤佩,任诗雨摇了摇头。

“没说过,哎对了陶师傅,你脖子上怎么有个一模一样的玉佩啊?”

我咬了咬牙,心里恨疯了任天翔和马兰。

这对没良心的夫妇,当年师父给他们解了穷煞,他们不思感恩也就罢了,竟然还想隐瞒这段过往,更可气的是他们从来就没打算履行婚约,一直没把凤佩的来历告诉过任诗雨。

我真想一拍**走人,这档子烂事我也不想管了。

但是不解开这个天命煞局,我自己也会死,还有......

我眼前这个千娇百媚的媳妇儿,她也会死,我可真有点舍不得。

我叹了口气,也没心思去和她细说,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。

“玉佩的事......算了,过几天你就知道了,时间差不多了,挖吧。”

我拿起一根树枝在地上算了一下,血棺应该是埋在地下一尺三寸处。

我小心地铲掉地面上的土,每一铲都下在糯米围成的圈里。

要是不小心铲破了这个圈,镇物里的邪气就会逸出来,那镇物到底有多深的道行,我心里也没底。

挖了几分钟,我约莫着已经快挖到了血棺的位置,就放下了铲子,用手一点一点把土捧出来。

没过多一会儿,我扒开一层浮土,下面露出了一个手掌大小的小棺材,棺盖上涂着扎眼的鲜血。

“嘿,陶师傅你真牛哎,这东西和你说的一模一样!”

任诗雨惊讶地叫起来,我顺着边把棺材四周的泥土挖开,喘了口气。

“你去躲起来,里面的阴物有可能会跑出来,别伤着你。”

任诗雨笑道:“没事,你本事那么大,能保护我的,对吧?”

我心里一动,头有点晕。

长这么大,我还从来没谈过恋爱。

我到现在连女孩儿的手都没拉过,更别说是“保护”这种奢侈的机会了。

我对她笑了笑,“行,小心点,别碰着旁边的糯米。”

我小心翼翼地把棺材捧了出来,放在平整一点的地面上,趴在地上仔细看着棺材四周。

果然,棺材底部隐隐露出了一根红色的丝线,和棺材几乎是一个颜色,不仔细看的话,根本就看不到这根红线。

红线顺着棺材边,从棺盖的缝隙里伸进了棺材里。

“哼,果然是个高手布的局。”

我冷笑了一声,小心地拉住红线一端,用剪子轻轻地把红线剪断。

我慢慢扯着线头,一点一点把红线拉出来,直到红线完全从棺盖里抽离出来,我才松了口气。

“行了。”

任诗雨一脸好奇:“陶师傅,这是什么啊?”

“引魂铃的机关,红线那头绑着一个小铃铛,就藏在棺材里,要是不小心碰到了红线,引魂铃响了的话,就会唤醒里面的煞物。”

“哦,那煞物是个什么东西?”

我打开棺盖,“看吧,就是这个。”

棺材里躺着一个黑乎乎的小干尸,脑门上贴着一张一指宽窄的黄纸。

小干尸只有一拃长短,全身皮肤皱巴巴的,两颗漆黑的眼睛瞪得老大。

“啊!”任诗雨赶紧闭上了眼睛,躲在我身后,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。

“真恶心,是谁把这东西埋在这里的,死变态!”

我趁机拍了拍她的手,一阵嫩滑传过我的掌心,我的嗓子有点发干。

“没事,别怕。那个变态的生辰八字应该就在这干尸上,喏。”

我从干尸的脑门上拿下黄纸对任诗雨晃了晃,黄纸上面用鲜血写着一个人的生辰八字。

“你说的那个孙叔叔,孙侯,你知道他的生日吗?”

任诗雨想了一下,“我记得我爸去年参加过他四十五岁的生日酒会,大概是在九月初吧,具体哪天记不太清楚了。”

“嗯。”我点点头,“这个生辰八字就是设局的人的,辛亥年丙申月壬辰日,是......阳历九月四号,这个人还差几个月四十六岁,和你说的孙侯的生日基本相符。”

任诗雨气得脸蛋儿通红,愤怒地瞪着眼睛。

我指了指棺材里的小干尸:“这是个刚出生没几天就夭折的婴儿,尸体被泡在特殊的药水里,婴儿就会被抽干水分,骨骼缩小,变成一具不会腐烂的小干尸。”

任诗雨的眼里闪过一丝不忍,“真可怜。”

“这是一种很阴毒的邪术,设局人把自己的生辰八字贴在干尸头上,然后用自己的血涂在棺材上,施法用这个干尸做自己的替身,就可以夺走你家的三世造化。”

任诗雨气得大骂设局的人缺德,我用矿泉水洗干净了手,拿出香炉放在地上,点上清香素烛。

“最后一步了,超度了这个干尸,煞局就完全破解了。”

任诗雨脸色稍缓,“嗯,谢谢陶师傅!”

我翻了翻白眼,心想这是谁教给你的称呼。

陶师傅......

真够别扭的,你应该叫我“亲爱的”,或者是“老公”才对。

我在地上画了个圈,在圈里烧了几张黄纸,嘴里念叨了几句。

“敕令往生,四世沾恩,度尔魂魄,速往极乐。”

黄纸烧尽,冒起一股青烟,我盘膝坐在地上,把棺材放在香炉面前,任诗雨好奇地看着我。

我向棺材里的小干尸念叨了几句,伸出手去抓住干尸拿出棺材,就在这时候......

“叮铃!”

一声轻响从棺材里传来,我脑子突然一空,身子晃了一下。

我眼光瞥到了棺材里,顿时浑身的血都凉了。

《民间风水集录》相关文章

更多章节

闲云野鸭其他作品

猜你喜欢

最新资讯

更多

@2019 莫愁阅读